首頁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帝在上
展開

女帝在上 拾筝 著

已完結 簽約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

154.71萬字| 706總收藏

 一次算計,她從執政女君成了軍中女奴,洗衣做飯兼暖床,不但要與一群小人鬥智鬥勇拼智商,還要時時刻刻擔心被某人餓狼撲食。
  遇上一個在智商和體力都碾壓自己的人,某女不滿拍桌子:“于東川而言,我可是大事。”
  某男沉吟半刻,一臉認真的點頭:“好巧,我就是幹大事的人。”
  她殺伐果斷,震懾朝堂,身處逆境卻能忍辱負重前行。
  “我能屈能伸,吃苦受累于我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飯。”
  某男寬衣解帶:“那你躺下擺好姿勢,準備着受累吧。”
“作甚?”
 “讓你吃飯。”

免費試讀 加入書架 投票互動

作品互動區

大大已收到0個禮物禮物寫的好棒,送個禮物~!

推薦票本周票數

0

還沒有收到推薦票,期待你的鼓勵

投推薦票

月票本月票數

0

還沒有收到月票,期待你的鼓勵

投月票
我的迷妹等級

還沒人支持Ta·快來做第一人

作品讨論區

0/25字

0/2000字

簽約

拾筝

  • 作品總數

    2

  • 累計字數

    238.31萬

  • 創作天數

    844

其他作品

  • 萌妃太甜

    容兕還是個小娃娃時就被雲祁雙那個混賬吃的死死的。 放眼長安,隻有她敢拍着小胸脯說:“雲府所有的牆角都是我的,誰都不許站。” 此後餘生,說有朋自遠方來雖遠必誅的是他;說我讓她滾她就得滾(發現小東西就站在身後)...立馬改口滾滾長江東逝水的是他;為她一人易主江山的也是他。 義結金蘭做兄妹?不存在的,小爺就是要娶你。 雲祁雙的人生目标,就是把小東西寵的嗷嗷亂叫...

    加入書架

更多迷妹周榜

  • 1

    82650228

    633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暫無

    - -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暫無

    - - 迷妹值

更多迷妹總榜

  • 1

    珩寶

    8,281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言吧書友15309259106085994

    6,761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童話城堡

    6,761 迷妹值

  • 4

    言吧書友15430743521641922

    6,761
  • 5

    言吧書友15652502447347080

    6,736
  • 6

    言吧書友15088142427462169

    6,736
  • 7

    言吧sakuya

    6,420
  • 8

    言吧書友15225609942176782

    6,365
  • 9

    20120812俞

    6,190
  • 10

    安安1612190

    6,180

同類推薦

  • 家有悍妻怎麼破

    六月浩雪

    前世,她因軟弱可欺不得善終。重回歸來,她步步為營擺脫極品家人,順道再報個恩。“喂,你别誤會,我隻是報你上輩子的救命之恩。”“救命之恩,當以身相報。”

  • 鳳帝九傾

    一季流殇

    【完結精品】因一場夢境而來,因一張皇榜結緣。九皇子要成親,娶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女大夫,瞬間引起衆怒,皇城嘩然。公主,郡主,官家小姐,齊齊反對。皇上,太後,皇後……警告威脅,明槍暗箭齊上陣,隻為阻止這樁婚事。風華絕代九殿下冷笑,“娶她,我活;不娶她,我死。”九個字,所有反對的聲音一夜消失。藥房中侍弄金蛇的女子雲淡風輕般輕笑,帶着一種俯瞰世間蝼蟻的漠然無情,“娶我?問過我的意見了?”“如果我現在問你

  • 驚世醫妃

    綠依

    她,雪凡心,二十一世紀赫赫有名的醫學天才,卻穿越到鎮國公呆呆傻傻的廢材小姐身上。當醜顔褪去,她的絕色容姿,她的萬丈光芒,鳳驚天下。他,夜九觞,神秘莫測的九皇叔,夠冷酷夠霸道夠腹黑,某個無聊日,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小東西,從此開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。世人都瞎了嗎?難道沒看見這隻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?管他世人瞎不瞎,總之這隻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,先養肥點,以後的肉才好吃。

  • 重生之商女王妃

    禾木火每

    摔下懸崖的王妃,醒來成了六歲的孩童。重生一世,對着慘遭嫡母算計的爹爹,膽小老實的母親,懂事重情的哥哥。白如月迎着逆境,讓父親避開禍事,讓哥哥名揚天下,與如意郞君舉案齊眉。

  • 四爺又被福晉套路了

    冰嬸

    他高冷薄情,陰鸷難測,将權謀玩弄于股掌之間,卻獨獨将她放在心尖尖上。她是他的嫡福晉,也是仙女氣質和可愛氣息并存的美人兒。“這财政大權和管家大權,我通通都不要了。”她看着步步靠近的男人,弱弱地道。“沒良心的小傻瓜,從來都是你想要什麼,爺便給你什麼。”他走近她,低沉而磁性的煙嗓,就像是行走的低音炮,“但隻一點,爺給過你的,就決不收回!”